月入千万的微信小游戏和望而止步的个人开发者

2019-05-26

眼看形势逐渐变好,而小游戏也在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

  1. 现在不做游戏开发也是因为政策限制太大,导致小团队成本太高,盈利十分困难。
  2. 个人主体小游戏寻求变现,只有通过广告这一个途径。
  3. 要想活下去,商业思维应该要远远大于软件思维。

2018年对于国内游戏从业者来说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年:2018年3月起,受游戏版号审批暂停等因素影响,国内游戏产业遭受重创;12月,在游戏版号冰封八个月之后,重新迎来了“解冻”。

眼看形势逐渐变好,小游戏却经历着一场前所未有的挑战,而个人开发者为主的小游戏,更是迎来了生死时刻。

近日,有消息称,将出台新规加强小程序游戏的管理,同时会将小游戏纳入版号审核范围,对于没有申请到版号的小游戏,未来将不能上线运营。

4月10日,国家新闻出版署组织各地方出版主管部门召开全国游戏管理工作专题会议,通报了游戏管理情况,同时安排部署了近期网络游戏的管理工作,提到4月12日下发游戏产品版号申请即将开闸,部分门类游戏暂不接受申请等消息。

其中,包括控制版号产品数量,稳妥增长,提高游戏内容质量,宫斗类、官斗类、棋牌类一律不受理,换装类游戏暂未明确是否受理,建议先暂缓申请。

其中,还提到加强小程序游戏的管理。包括微信小程序游戏需要申请版号方可上线运营,如果无版号无收费的小程序已经上线运营的,10个工作日内到省局备案。

随后,微信小游戏也更新了相关的审核要求,从4月18日起,个人主体开发角色类小游戏应用不接受新增发布的申请。并且,从4月25日起,个人主体开发者角色类小游戏应用不接受线上更新发布的申请。同时对角色类小游戏微信要求从个人主体迁移到企业主体运营。

虽然目前还没有正式的文件出台,但对于一些小游戏个体开发者及团队来说,他们或许也将面临同样的版号审批危机。

v2_1557323815806_img_000.png

此前,根据微信规定,在提交小游戏审核时,企业和个人开发者均需要准备相应的资质文件。小游戏规则表明,个人主体所需资质有:《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游戏自审自查报告》。

非个人主体所需资质有:《广电总局版号批文》、《文化部备案信息》、《计算机软件著作权登记证书》、《游戏自审自查报告》。

对于个人主体来说,只需提交“软著”与“自审报告”即可发布小游戏,这两种资质相对而言也比较容易获取。

所以即使是游戏版号审核停滞时期,个人主体小游戏由于未纳入版号审核范围,因此没有受到版号问题的影响。

而一旦将小游戏纳入版号审核范围内,就意味着无论是个人主体还是企业主体的小游戏,都需要申请版号才能上线运营。

“对个人开发者影响还是比较大,我以前也是游戏行业的,自己也做独立游戏,但版号政策出台基本就断了独立开发者的路了。国外有些做得不错的小游戏平台,上面很多优秀作品都是独立开发者或小团队的,这个在我们这就不行了。”

资深独立游戏开发者刘斯毅告诉记者,之所以现在不做游戏开发也是因为政策限制太大,导致小团队的成本太高,盈利十分困难。

据悉,目前的小游戏开发者中,以个人开发者居多,企业开发者开发的小游戏占比很少。

究其原因,记者了解到,是因为以个人主体开发的小游戏无需申请版号。通常版号审核时间较长,而小游戏本来就讲究短平快,申请版号会导致时间周期过长,使小游戏无法迅速上线抢占市场,也无法进行试错优化。

“如果最后小游戏出台版号审批限制,估计可能会有一些中介公司出现,作为发行主体来申请版号,代理小游戏上线运营,同时向开发者收费或分成。这样的话,小游戏个体开发者的收益就会被进一步压缩。“

刘斯毅告诉记者,目前很多小游戏个体开发者以及团队都是以研发为主,并没有太多精力和条件折腾版号申请。如果真的出现一些中介公司的话,他们会专门负责版号相关,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替游戏开发者解决版号申请难题,小游戏代理上线业务也会更加趋向明确化。随之而来小游戏市场环境也会变好,垃圾游戏会大量消失。

但多一个代理就多一道风险,沟通成本也会升高,只是对独立开发者来说以后做小游戏不容易,想上线更加不容易,生存下去将变得越发艰难。

“未来小游戏代理上线业务会做起来,能够自研自发的游戏公司也会做起来。独立游戏可能不存在真的独立了,优秀的个人和团队会越来越多的以合作的形式加盟大公司,这样发展下去最后就会剩下一些做的大的公司吧。”

从目前形势来看,由于小游戏市场的红利凸显,更大行业巨头也在纷纷入场。而微信小游戏平台由于入局较早,同时作为行业内新游戏上线仅剩的渠道之一,取得的成绩也较为突出。

2017年12月微信正式推出小游戏功能。20天后,微信官方称已实现用户3.1亿。截止2018年4月26日,微信小游戏开放发布22天,一共发布了300多款游戏,数款小游戏实现总用户规模过亿,单月安卓流水收入超千万。
一般来说,由于iOS端的虚拟支付一直是微信明令禁止的,并不支持小游戏道具内购。因此,目前微信平台上线的小游戏只具有安卓内购和广告分成两个变现方式。

同时目前也只有企业主体可以调起微信支付,实现小游戏的道具内购。个人主体小游戏寻求变现只有通过广告这一个途径。

记者注意到,在微信平台的众多小游戏中,都植入了大量广告,在获取道具上通常采用的是观看广告视频以及向好友分享的方式。

对于小游戏个人开发者来说,单一的广告变现方式盈利十分有限,同时大量的广告插件和分享方式让聊天界面中充斥着大量游戏分享链接,牛皮癣似的广告和小游戏链接也让玩家体验较差。

为了整治小游戏强制分享的乱象,微信小游戏平台也发布了运营规范,向开发者做出运营提醒,要求小游戏分享玩法不得强制分享,必须同时提供用户跳过或重玩入口,不得强制要求分享到不同群。

虽然强制分享的乱象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遏制,但随着而来的是,越来越高的游戏上线审核门槛,让不少小游戏开发者怨声哀道。

在游戏引擎Cocos社区中一名开发者表示,“现在小游戏上线审核门槛很高,但平台的审核标准和尺度似乎又很模糊,让开发者无所适从。特别是对于游戏里的诱导分享和可能存在的诱导性行为的审核卡得很紧,需要特别谨慎,驳回没商量!”

除此之外,游戏推广也是一大难题。

“之前上线的很多就算是诱导分享的游戏也根本推不出去,用户极少会主动分享。”一位名叫drpaul的网友表示。

还有个人开发者直接晒出了自己的微信小游戏广告单日收入,每天维持着1-3元的广告收入,表示都好几个月了,根本没有人玩,何时能把本钱收回来。

“个人开发者开发的小游戏总体来看就算是上线了,没有持续的精细化运营和流量投入,绝大多数结果就是一种自嗨和自娱自乐。”游戏行业某资深人士告诉记者,一些看似简单游戏一般也都是团队作业,纯单兵作战的极少。目前一些比较成熟的团队都绝大部分不能盈利,更何况是个人开发者,能实现盈利的更是微乎其微。

就目前来看,小游戏市场看似风光无限,但红利及流量也只集中在类似于《跳一跳》这样的现象级小游戏,精品游戏的数量并不多,大多数小游戏根本凑不上流水千万的热闹。

“反正我打算撤了,做的小游戏都已经开源了。”小游戏开发者王凡认为小游戏市场前景渺茫,因为大多数小游戏体验差,注定是给中大型公司玩商业模式的,不是给小开发者赚零钱的。

他表示,“不少的人开发者都只懂游戏开发,他们习惯的是逻辑思维,而小游戏上线运营本质上来讲是一种商业行为,需要商业思维和模式,两者并不是一回事。所以大多数个人开发者做小游戏就是一种高成本的自娱自乐。”

“目前来说,那些单打独斗的个体开发者的游戏产品几乎没有能赚钱的,能实现盈利的都是成熟的个人或团队。”有专业人士认为,对于个人开发者来说,要想活下去,商业思维应该要远远大于软件思维,不仅要能开发,还要懂运营,并且要会创新,否则等待他们的便只有退出。

也有开发者对小游戏未来前景持乐观态度,“我觉得还是有希望的,毕竟目前95%的小游戏都是低质品,质量略高的作品回报率还是在正常范围内的。在大量低品质游戏的充斥下,一些精品游戏也更能脱颖而出,尤其是那些拥有核心玩法的小游戏更容易成为爆款。”

同时他认为,如果真的出台新规将小游戏纳入版号审核范围也并非坏事,如果完全不限制,国内粗制滥造的游戏会越来越多,小游戏市场将变得越来越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