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手机芯片领域,高通占据高端市场(海思未对外销售),联发科把持中端市场,而紫光展锐稳守低端市场。
2.紫光展锐成为高通、英特尔、三星、华为、联发科之后第6个大玩家,昔日亲密的合作伙伴英特尔与紫光展锐在5G基带芯片领域成为了对立面。

6月3日,工信部宣布5G牌照即将颁发,这对已启动科创板上市准备工作、大基金斥资45亿元入股的紫光展锐而言,不啻于一场甘霖。

外媒报道紫光展锐2016年亏损约3亿美元,2017年亏损约5亿美元,2018年销售额与2017年基本持平,照此推算紫光展锐2018年亏损状况可能并未改善。

如今,紫光展锐唯一的指望就是5G时代,打破营业收入增长困境、扭亏为盈。

1、剁手带来2000多亿元负债

与海思自力更生不同,紫光展锐走了另外一条芯片探索之路。

海思诞生在2004年,那一年年底赵伟国创办了 北京健坤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从事IT、房地产等领域的资本投资。

1967年,赵伟国生于新疆沙湾大盘鸡的故乡,1985年考入清华电子工程系获的本科,1993年再回清华获得通信硕士学位。

赵伟国

紫光展锐董事长赵伟国

作为理工男,赵伟国有一个遗憾:“上大学的时候,我记得第一次到实验室上课,第一次看到芯片,就觉得很神奇,一个小小的芯片可以完成很多功能。但那些高端的芯片都是来自海外。我就在想,什么时候中国能制造这样的集成电路?”

谁能想到,其也是一名剁手狂魔。

2009年,紫光集团陷入经营困境。

紫光集团2009年第一季度,净利润亏损1.8亿元,第一季度末净资产仅为3541万元,评估价值仅为2.81亿元,经验惨淡。

赵伟国昔日以紫光集团工程师的身份起家,在东家危难之际,毅然站了出来,入股紫光集团获得49%的股份,为第二大股东,并出任紫光集团董事长。

接盘之后,赵伟国一直思考如何求变:“企业家应该为我们祖国的强大做一些事情,去担当一些国家战略当中需要的东西。同时,通过自己的努力要造福社会,要能够把你对国家的责任和科学的创新,以及产业的振兴结合起来,在一个领域、一个产业上有所突破。”

2011年的清华百年校庆上,海内外名流荟萃,各种思想碰撞擦出火花,看着台下人头攒动的赵伟国终于确定了突破口,那就是发展中国的集成电路产业,渴望在全球集成电路产业链上掌握话语权。

一个难题摆在在赵伟国面前,是独立从头研发,还是选择资本并购?

从头研发投入大、周期长,可能5年、10年也出不了成果,且已有不少芯片公司横亘在前路,技术壁垒不容忽视。

更糟的是,紫光没有消费平台作为后盾支撑,因此赵伟国选择资本驱动,走了一条捷径。

于是,赵伟国2013年收购赴美国上市的公司展讯通信,2014年又收购赴美国上市的公司锐迪科,2016年将两者整合为紫光展锐,并担任董事长一职。

整合后,紫光展锐致力于研发2G/3G/4G移动通信基带芯片、射频芯片、物联网芯片、电视芯片、图像传感器芯片,客户包括三星、华为、联想、TCL等知名企业。

之后,赵伟国又收购了服务器巨头新华三、上海宏茂微电子、法国芯片公司Linxens……

如果仅仅是资本并购,紫光展锐蜕变不会那么快,英特尔与高通的矛盾令赵伟国渔翁得利,站上了巨人肩膀。

在手机芯片领域高通一直压着英特尔打,因此桌面芯片霸主英特尔与移动芯片霸主高通积怨颇深。

到了2013年,英特尔新CEO科再奇上任,一改保守策略试图挑战高通的移动芯片市场霸主地位,双方矛盾激化。

2014年上半年,高通与中芯国际达成协议,后者代工生产部分28纳米高通芯片,高通尝试深耕中国市场策略。

科再奇不能坐视高通在中国深耕,同年8月访问北京,24个小时内与赵伟国达成协议:英特尔投资90亿元收购紫光展锐20%股权,且基于英特尔的架构与通信技术开发智能手机芯片。

紫光展锐基于英特尔技术推出4G智能手机芯片,工艺参数赶上了高通骁龙835,令千元机也获得昔日旗舰机才具备的用户体验。

英特尔

紫光展锐芯片得到英特尔的技术加持

尽管如此,紫光展锐也依然处于低端,而高通占据高端市场(海思未对外销售),联发科把持中端市场。

疯狂资本并购,也带来高负债。截至 2018 年 12 月 31 日,紫光展锐母公司紫光集团总资产为2772.83亿元,总负债为2035.81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73.42%,如果扣除商誉及无形资产后资产负债率竟然达到97.59%。

这表明母公司的经营压力较大,资金侧不容乐观。

2、像海思学习

紫光展锐取得一定成绩,但与海思令人惊艳的成长逆袭相比,那就黯然失色了。

特别是到了2018年,国际形势风云突变,手机芯片领域波诡云谲,赵伟国嗅到了危机,意识到紫光展锐的自我创新不足终为隐患。

是时候向像海思学习了。

赵伟国调整了思路,更为侧重技术突破,2018年发布了8核AI芯片SC9863A,为业界第一颗硬件加速芯片,做了点非主流的小突破。

此外,挖来行业领军人物楚庆做紫光展锐的双CEO,负责技术路线。

楚庆曾创办和带领多支手机芯片团队,发布中国第一套手机芯片(CDMA)、最早的TD-SCDMA手机芯片、中国第一套WCDMA手机芯片,是全球首个广域物联网标准NB-IOT的主要发起人和产业推动者。

楚庆

楚庆1996年硕士毕业后加入华为,先后历任华为无线预研部总经理、华立通信CTO、大唐移动副总经理。

2004年海思成立,楚庆回归任海思无线产品线总监,为海思麒麟芯片未来的成功打下坚实的基础,并于2015年成为海思首席战略官,为备胎计划的重要策划及参与者。

紫光展锐缺的就是楚庆这样的资深棋手。

赵伟国请来楚庆之前,其身份已贵为华为公司副总裁兼海思半导体首席战略官,入职紫光集团后,担任紫光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兼紫光展锐联名CEO,向紫光集团董事长赵伟国和联席总裁刁石京汇报工作。

赵伟国公开称赞:“刁石京有着丰富的ICT((信息、通讯与技术))行业管理经验与强大的产业影响力,他与有极强技术实力和战略目光的楚庆,优势互补、相得益彰,必将更好地把握住当前5G、物联网等重大历史机遇,率领紫光展锐迈向新的辉煌。”

赵伟国对楚庆抱以厚望。

一是渴望其凭借丰富的通讯、芯片从业经验,为紫光展锐的技术升级把握未来方向以及战略布局;二是寄望其凭借业内的口碑和威望,逐步改善世人对紫光展锐低端的形象,重演海思的逆袭之路;三是希望其凭借人脉与资源,协助紫光展锐拓宽业务。

赵伟国为楚庆搭好了舞台,剩下的交给时间。

3、5G的野望

赵伟国追求自我创新,与英特尔的初衷背道而驰。

英特尔需要的是安顺的“队友”,而不是进取的“对手”,虽然双方在5G基带芯片上达成合作协议,但协议从来就没有落实。

矛盾的种子生根发芽了。

没有英特尔的帮助就弄不出5G基带芯片吗?憋着一股气,紫光展锐工程师团队仅用一年就研制成功了。

这标志着紫光展锐成为高通、英特尔、三星、华为、联发科之后第6个大玩家,昔日亲密的合作伙伴英特尔与紫光展锐在5G基带芯片领域成为了对立面。

当赵伟国扬眉吐气展示首款5G基带芯片春藤510时,英特尔宣布终止与紫光展锐在5G领域的合作。

矛盾爆发了,但矛盾不能避免。

倘若赵伟国不想一直被英特尔技术牵制,想走自我创新之路,矛盾早晚要爆发,这条路会走的很艰辛,但一定要坚持走下去。

事实上,早在2016年赵伟国就获得ARM V8架构手机处理器授权,并未将赌注全部压在英特尔身上,因此也不用担心英特尔卡技术脖子。

而与国内电信运营商的合作,紫光展锐早已布局。

2018年6与中国移动等合作伙伴联合发布《5G终端引导指引》,2018年9月加入中国电信5G端研发计划。

赵伟国已做好准备,静待5G商用牌照下发,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赵伟国信心满满:“2023年前后,紫光展锐有希望在全球5G市场与高通、联发科三分天下。”

然而,在5G芯片赛道的紫光展锐技术家底最薄,与高通、联发科的差距并不能短时间内抹平,真能三分天下?

对紫光展锐而言,5G时代存在弯道超车机会,但实际很难超越,不妨就目标定得更为实际:扭亏为盈,走上赚钱投入研发再赚更多钱的正循环道路,如同海思一般。